~踏上不歸路~

挨不過公所行政主任的請託,沒經驗的我,竟然當上了主任監察員。

[講習]:聽得模模糊糊,還好影片拍得不錯,等於看了一次實務的運作。選務手冊也編得很詳細,還有實務問題應對方案,心想只要照表操課就應該沒問題了。

[痞客邦]:在網站上尋找可用的選務心得,竟然在痞客邦上找到了十餘篇的文章,好開心,看完後心中也踏實多了。

~選前一天~

[遇到主任管理員]:是個笑起來很甜美的備選校長,自稱已參加過無數次選務經驗,感覺跟她應該能配合得來。

[點選票]:怎麼點?沒關係,愛怎麼點就怎麼點,都有用點鈔機算過了,應該不會有問題。疑?好像多一張!不會吧,再算一次,一張一張算,真的多一張(滿腹狐疑),請旁邊的點鈔高手(我們算一疊,他可以算三疊) 再算一次,哈(鐵口直斷),真的多一張。

[佈置會場]:下午三點鐘來到派任單所指定的投開票所,奇怪?除了福德正神所在廟堂外,怎麼沒有一間像樣的屋舍,會不會走錯地方了?滿腹狐疑,同時來的一位管理員也是覺得奇怪。這時來了一位王姓監察員,很肯定的說,沒錯,就是這裏。什麼?難道要露天投票?隨著他手比的方向,看到了一個棚子,棚子裏有一圈圍起來的帆布牆,帆布牆開了兩個洞當門,走進去一看,空盪盪什麼也沒有,真的要在這裏?手冊上不是說,佈置完投開票所,還要將門窗封閉,避免破壞,這樣的帆布圈,連門都沒有,怎麼封閉?此時又來了一個監察員,也是很肯定的說:「沒錯,上次也在這裏。」好吧,好吧,既來之,則安之,不要計較那麼多了,反正我是主任監察員,跟著主任管理員就好了。

 [土地公]:佈置好投開票所,要走前,望著無法封閉的出入口,以及似乎風吹就會倒的帆布牆,心中七上八下地胡思亂想,標語會不會被撕掉?」「投票匭會不會被搬走?」「晚上會不會下雨?」小弟我不禁默默地向土地公祈禱著:土地公啊,您可要顯顯靈,這些東西都交給你了,希望明天一早來,一切都沒變。」

 ~11月27日投票日~

重要日子終於到來,早上六點半,會同主任管理員警衛員來到投開票所,小心翼翼地前後看了一下,太好了,什麼都沒變,趕快到土地公面前拜了拜,並且再祈求他能保佑今天一切順利

[投票準備]:管理員和監察員陸續報到,主任管理員熟練地分配工作,看來一切順利。小弟我閒著沒事幹,看到昨天發放的文具中,有兩根粉筆一直沒用到,於是就將它拿來在周遭劃了一圈30公尺執法線,告知警衛人員務必照表操課嚴格執法

[有做記號的才領]啥?不是三合一選舉嗎?為何有人只領兩張喔!有人剛搬來啦,所以不能領里長選票」。在主任管理員提醒後,領票處人員小心地互相叮嚀,更加謹慎地發票奇怪的是,這麼重要的事,講習會怎不說清楚

[老神仙]:「我爸怎麼進去那麼久?他已經90歲了,我能不能去看一下?」「不行,不行,一個人只能進去一次,我們會照顧他」「張小姐,麻煩你去看一下,要不要協助?」張監察員向我搖搖手,表示老人家還沒投好票。3分鐘‧‧‧5分鐘‧‧‧10分鐘,看著錶,那老人家進去了十分鐘吔!儍眼了,印像中聖經(選務手冊)中也沒規定投票的時間,心中雖然著急,也只能故作鎮定安慰著家屬,「沒關係啦,慢慢來,不要急」好不容易老神仙投完票,才剛要轉身,拐杖又掉了,監察員趕快一個箭步向前拾起,順便扶著他走向票匭,幫他分別投入三個箱子,完成了使命,家屬也如釋重負地帶者老神仙回家了。

[愛狗的人]:「狗不能進去」管理員攔住一名時髦婦人,「好,那麼就交給你」婦人很乾脆,「什麼!可是我‧‧‧‧」管理員眼光向我求助,雖然那隻白白的馬爾吉斯看來不會咬人,但我知道不習慣跟狗想處的人,還是會害怕,看來又要我上場了。還好小弟我之前家中養過西施,知道這些竉物狗的習慣,「頂多假咬,不會真咬」,於是就一把接過來。整個投票時間大約5分鐘,我坐在那兒,狗兒還算乖,但我還是想把狗兒放下,因為狗兒毛長,抱著有點熱,可是轉念一想,沒狗鍊,萬一跑掉了恐怕追不回來,只好全程抱著。心中不禁想到:「養狗是很普遍的事,會不會有人因為怕狗進不了投票所,又離不開狗兒,就不來投了呢?應該在投票所設一個狗籠,讓狗兒有個暫歇之處,或許可以鼓勵更多人來投票。」把狗兒交還給婦人,如釋重負。

[婦人與儍兒子]:「主任!」投票所有主任管理員,主任監察員,到底叫誰呀?看到入口管理員眼光投向我,只好趕快走過去。「我兒子看嘸,可不可以我牽著他的手投票?」老婦人小心地問著;「那ㄟ看嘸,我看他很正常啊」我說;「他小漢時發燒把頭燒壞了,所以看嘸,去投也是白投,可不可以我拉著他的手投票?」腦中電光急閃,選務手冊中有一句話「所指無法自行投票者,係指肢體有障礙者,得由家人或管理員協助」那麼他四肢健全,當然就不服規定囉。向老婦人搖搖手,表示不行,「可是上次就可以,怎麼這次就不行?」老婦人持續抗爭著。沒辦法,只好掏出聖經(選務手冊),在她面前筆劃著,「無法度啦,這次寫得很清楚,他手腳沒問題,就讓他自己投」我也堅持著,老婦人看我不為所動,又扯了一陣子,才悻悻然離去,留下他的儍兒子在廟庭內,安閒地坐在一旁,看來好像還蠻快樂的。

[連勝文]:中午吃完便當,來投票的人不多,正懶洋洋地在土地公前的藤椅上休息,實在有點想睡覺,突然間,聽到「連勝文槍擊案,警方已將嫌疑犯‧‧‧‧」,邊聽著不禁心跳開始加速,睡意全無,轉頭一望,竟然是我們的警察大哥在聽收音機。我的老天,應該有點政治敏感性吧,這麼重要的時刻,什麼不好聽,怎聽起這個。只好扮起黑臉,請警察大哥收起他的寶貝收音機,才感覺氣氛又恢復平靜。

[小嬰兒]:「對不起,你孩子不能進去」「什麼,不能進去,那我不投了!」「你可以把小孩放在外面,我們幫你看著」入口管理員說著;「不要,我不要把小孩放在外面,不能進去我就不投了」年輕婦人推著躺在嬰兒車中的嬰兒轉頭要走。直覺告訴我這樣是不對的,我問管理員為何不讓她進去,管理員說只有有投票權的才能進去,小嬰兒沒有投票權不能進去。管理員講的是對,問題是「如果她去投訴,說我們不讓她投票,不就又多一件事」我只好當起和事佬,一方面跟管理員溝通,一方面拉住年輕母親好言勸她既然來了,不要浪費神聖一票。最後達成協議,讓嬰兒車進去,但放在靠近出口處,讓年輕母親在投票時可以看到她的寶貝是安全的,同時也不讓嬰兒車接近其它投票人,以免造成干擾,最後年輕母親投完票順利離開。

[永遠的黑臉]:「對不起,檳榔吃完再進去」「對不起,飲料不能帶進去」轉頭一望,自己的同仁也把好喝的咖啡放在桌上,等一下打翻了報告就寫不完,只好又扮起黑臉請大家儘量將飲料收到桌子下,要喝再拿起來。雖然是第一次擔任選務人員,但經過了將近一天的工作,也逐漸了解了其實投開票所的組織跟實平常行政組織很像,在東方文化中,大部份人都不想扮黑臉,投票所的組織設計,主任監察員扮演重要的監督角色,也只好擔任那永遠的黑臉。

 ~開票階段~

主任管理員熟練地佈置開票場地,她的動作真快,兩三下就好了,我只幫忙裝了緊急照明的電池,確認各就各位後,就「開票囉」

[爭議票」:「主任!蓋在名字上」印象中聖經上有這範例,是有效票,隨手比了一個指示,記票管理員就覆誦「X號,XXX一張」,不料有個聲音跟著說:「ㄚ ㄋㄟ 有問題」,定了定神,我想起講習時台上有特別強調,一定要當場判斷,不要拖,於是我仍堅持那是有效票,並指示繼續唱票。那民眾見沒人附和他,也就悻悻然罷了;「主任!只有蓋到一點」,看看一下,找主任管理員一起來判斷,還好聖經上也有這個例子,即使蓋三分之一圈,也可算是有效票;「主任!蓋在中間」哎,真是什麼怪招都有,研究了一下,又只好找主任管理員共同判斷,她認為應該算無效票,我早就決定只要她判得不離譜,我一律贊成,於是我二人很快達成共識,將選票在民眾前展示了一下,大家大概也不想拖,所以也就過關了。

[達成任務]:投票率達七成以上,一千一百多人投票,市長議員同時開票,唱票員一張一張唱,為了避免記票員聽錯,還故意男女不同唱票員錯開。唱票員除了唱票外,還要眼明心快,判斷有效無效票,可說是最辛苦的人,還好大家都願分擔工作,累了就換人,整個開票作業順利進行,最後終於結束圓滿達成任務。

[結語]:回想起今天的種種,不禁覺得此行不虛。先前參加投票,只是局外人,此次能親身經歷整個過程,才深切感到民主政治的可貴。隔天聽說有大陸學生看完了台灣的選舉,因感動而淚流滿面,說真的,如果不是這樣走過一遭,還真不能體會他為什麼感動哩。好不容易花了幾個禮拜將這次的經歷寫完,在此也深深感謝投票所甜美笑容的主任管理員及其她夥伴們,實在很慶幸第一次能遇到你們這麼優秀的團隊,希望下次能再相會。

 

風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